【aLL27】【双|性】二重性|别 章八

注:1.Venchi是一个意大利品牌,擅长各种花式巧克力。2.Espresso配巧克力或糖果是欧洲的传统,法国的老师说的。他表示对中国人喝咖啡配饼干很不能理解。但具体不清楚,只能说各个方向不一样。

PS:错字和bug晚点改。



章八

“阿纲!阿纲!蓝波大人回来啦!”穿着背带裤,顶着小牛角的小卷毛举着一个系着红白丝带的硕大的盒子“噔噔噔”地跑上楼,熟门熟路推开某间房门,大声喊道:“阿纲!阿纲!快来迎接蓝波大人!”

然而屋内没有人在,蓝波退出来听到隔壁房间有动静,又跑到隔壁门前,“阿纲,你在吗?再不出来,蓝波就把礼物吃光!”

门打开一条缝,蓝波的视线顺着西裤往上爬,里包恩阴沉地俯视他,“蠢牛,我不介意免费送你三涂川。”

“啊哩,蓝波大人似乎看到了地狱的大门。”蓝波揉了揉眼睛,举着盒子往楼梯口挪。

一声轻微的闷响,蓝波僵住了身体,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手枪上膛的声音,“阿纲你在哪!里包恩欺负蓝波大人啦!”蓝波一边喊一边跑下楼,脚底一滑滚咕噜似地滚了下去。

里包恩听到“嘭”的一声,睡意被彻底吵醒,冷着脸关上门。


“蓝波大人要、忍、耐。”蓝波边说眼里的眼泪边翻滚下来。

“蓝波不哭不哭,乖,妈妈看看摔到哪里了?”沢田奈奈双手在围裙上擦了两下,小跑着过来扶起蓝波,掏出帕子替蓝波擦眼泪。

蓝波一抽一抽的,却还惦记着手里的礼盒,两眼含着金豆豆,可怜巴巴地看着沢田奈奈,“妈妈,阿纲在哪里?蓝波大人找不到阿纲。”

“阿纲在卫生间哦,蓝波真的没关系吗?有哪里疼一定要告诉妈妈。”沢田奈奈不放心道。

“妈妈,蓝波大人不痛,蓝波大人要找阿纲一起玩。”蓝波吸了吸鼻子,抱着盒子就要往卫生间跑。

沢田奈奈略放下心来,拉住蓝波的小手,蹲下身来,温柔道:“蓝波的衣服没拉好哦,阿纲看到会笑的。”

“阿纲才不会笑!”蓝波红反驳道,乖乖站在原地让沢田奈奈把贴着牛奶盒布贴的浅驼色灯芯绒背带裤拉直,奶牛花纹的小领结扶正。

沢田奈奈又轻柔地顺了顺蓝波凌乱的头发,把这头小脏牛收拾干净后才放开手,“好了,蓝波去找阿纲玩吧,阿纲在卫生间哦。”

“好的,妈妈!”蓝波迫不及待地跑到卫生间门口,正巧沢田纲吉刚推门出来,“果然是蓝波回来了,”沢田纲吉蹲下身和蓝波平视,“欢迎回来,蓝波,今天蓝波很可爱。”

 

蓝波红了脸,一改刚才的大声,抱着盒子小声道:“蠢纲说的是真的吗?”

“嗯,蓝波很可爱。”沢田纲吉肯定道。

蓝波一把把盒子塞进沢田纲吉的怀里,“既然蠢纲诚心诚意地夸蓝波大人可爱,这个就送给蠢纲了!”

“真的吗?谢谢蓝波呢!”沢田纲吉摸了摸小牛的角,“作为回礼,阿纲带蓝波去吃葡萄味的蛋糕好不好?”

“要!说话算数,蓝波下午就要吃蛋糕!”蓝波主动勾过沢田纲吉的小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骗人就是小狗!”说完,他用力地用拇指对了一下沢田纲吉的拇指,一团孩子气道:“一平说是很灵验的咒语,反悔的人是小狗,阿纲不准反悔。”

“不反悔。”沢田纲吉松开蓝波的小指,“先去玩吧,蓝波,一会儿出门我叫你。”

“好,那蓝波大人先去玩一会儿。”

蓝波蹦蹦跳跳地往院子里去找沢田奈奈了。

 

沢田纲吉抱着盒子放到餐桌上,抽开缎带,打开盒盖,浓郁的巧克力香气扑面而来,花香和果香释放其间,里面是满满一盒巧克力,从包装文字来看,按照品牌来摆放,全是沢田纲吉没见过的品种,不过他一个人就算吃上一个月,也没办法把这盒巧克力都吃完,万一错过了最佳赏味期,就可惜了。想了想,他从厨房找了沢田奈奈用来做烘焙的包装袋,把巧克力分装了四份,其中两份直接装进了包内。

 

 

“你要出去?”里包恩走到沢田纲吉身后。

“嗯,打算去一趟书店,里包恩有什么要带的?”沢田纲吉把东西整理好,收进一旁的背包里。指节分明的手穿过他的腰侧,从盒子挑了一颗,“Venchi樱桃夹心黑巧,那头蠢牛送的?”

“蓝波特地带给我的,”沢田纲吉拉上背包拉链,像是想起什么,“总觉得可可豆和咖啡豆很相似。在意大利的时候,里包恩经常去那家咖啡馆不是会在送来咖啡的时候附赠一块巧克力,我记得你从来没碰过。”

“你什么时候对这种事都这么了解了?”

声音懒洋洋地在耳边响起,沢田纲吉忍不住侧头用肩头蹭了下耳朵,“里包恩对我很了解,我也想多了解一些里包恩的喜好。”

“是吗,我不喜欢巧克力。”

玻璃糖纸拨开,发出特有的“喺唆”声,身体的热度从背后传来,他贴近了他的背,香甜气在空中弥漫,嘴里一甜,一颗糖块被手指不容拒绝地送进来,沢田纲吉条件反射地咀嚼了两下,薄脆的外壳内流出浓郁的樱桃酱,苦涩和甜蜜在口腔中交织。

里包恩松开沢田纲吉,舔了下拇指,眼神晦暗难辨。他转身,留下一句,“早去早回。”

沢田纲吉捂着嘴,唔,刚刚似乎舔到了什么。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沢田纲吉套上外套,牵着蓝波出门。

“妈妈,我和蓝波出门了。”

“路上小心,阿纲,蓝波。”

 

“君は谁だ,仆はランボ。仆は谁だ,君はランボ。ランボ,ランボ。ナイスのこうしのこんばへど~”

蓝波一边摇头晃脑地哼着歌,一边甩着和沢田纲吉交握的手。沢田纲吉注意着行人,避免碰撞到。走了一会儿,蓝波就拉着沢田纲吉的衣角撒娇道:“阿纲,蓝波大人走不动了。”

“我抱你好不好?”算算距离书店不远了,沢田纲吉说。

“不要,妈妈说阿纲最近身体不好。蓝波不要阿纲抱,蓝波要吃冰淇淋!”蓝波手指着一旁公园内的小餐车,有许多小朋友围在那儿吃冰淇淋。

“那就在公园吃完再去书店吧,不过这样的话等会儿买了蛋糕要晚饭后吃。”沢田纲吉一脸认真。

蓝波皱着鼻子,勉为其难地答应,“好吧。”

因为周末的关系,摊贩为了招揽更多的顾客,冰淇淋车正在做买一送一的活动。

蓝波由于个子小,踮起脚也看不到菜单。沢田纲吉把他抱起来让他看,这家冰淇淋车主打的是意式冰淇淋,除了由奶馅作为基底的牛奶巧克力香草冰淇淋,还有一系列水果味。

“所有冰淇淋都是新鲜制作的,经过熟成,味道非常好。”摊主介绍道。

蓝波毫不犹豫地选了葡萄味,沢田纲吉把他放下来,从包里掏出钱包。

“请问一个葡萄味,另一个要什么味?”摊主问道。

“谢谢,请给我一个葡萄味就好。”沢田纲吉递出零钱。

蓝波晃了晃沢田纲吉的胳膊,“阿纲,你不吃吗?”

沢田纲吉笑笑,“我不吃。”

摊主把甜筒递给沢田纲吉,又将一半钱主动退给他,“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再来。”

两人找了能够晒太阳的长椅坐下,蓝波坐在椅子上摆动着两条腿,小口小口地舔着甜筒,舔到一半,扭过身子把甜筒递到沢田纲吉的嘴边,“阿纲,你真的不吃,很好吃哦~”

“那我就吃一口,谢谢蓝波。”沢田纲吉就着蓝波的手意思意思地咬了一口,“很好吃,蓝波吃吧。”

“好吃吧,蓝波大人最爱葡萄味了!”蓝波心满意足地咬一大口。

 

树叶飘零,来回蹁跹,盖在了沢田纲吉的头上,熟悉的笑声在脑海里响起,他摘下树叶,往四周看去,只有一群小孩儿和家长在玩闹,并没有认识的人。

“是错觉么……”

 

评论(2)
热度(64)

© …并没卵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