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27】【双|性】二重性|别 章七

注:ciao:是意大利语中一般意义上的再见。\Arrivederci:同样是再见,也有永别的意思。【以上来自百度,如有错误,请指正。】

PS;里包恩和嗨嗨之间的对白太难写了,不管怎么样都感觉OOC。望天,全员OOC,以头抢地。



章七




沢田纲吉走近教室门,一时不知道要不要从前门走。

 

山本武拍了一下他的背,“怎么不进去,阿纲?”

 

 

“啊,没什么,”沢田纲吉侧头对山本武笑了一下,走向自己的座位,落座前他的目光下意识扫过桌板抽屉和椅腿,发现没什么异样才稍稍松了口气。虽然对有些事习以为常,但能不遇到还是尽量不想遇到。一旦有了更好的选择,对原本尚能忍受的事碰都不想碰了,就像被宠坏了一样,沢田纲吉自嘲地想着。

 

 

“棒球笨蛋,不是和你说了你的座位被转学生占了吗?”

 

 

狱寺隼人暴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打断了沢田纲吉的思绪,山本武拉开椅子顺手把书包挂在课桌旁的挂钩上,“哈哈,有什么关系,反正转学生还没来,再说又没人正式通知我。”

 

 “喂!难道我不是人吗?”狱寺隼人克制着想扔炸弹的冲动,额角直突突。

 

沢田纲吉看着两人和平常一样充满活力,眉眼露出一丝笑意,“狱寺君和阿武关系还真好。”

 

 
“谁和他关系好了!”狱寺隼人从椅子上跳起来,像是炸了毛的猫一样。

 

 

山本武挠了挠后脑勺,对狱寺隼人扬起一个爽朗的笑,“阿纲都那么说了,我们要好好相处啊,狱寺君。”

 

狱寺隼人偷瞥了眼沢田纲吉,正对上那含笑的眼,耳根微微发烫,“如果是十代目的意愿,属下一定会全力以赴。”

 

“狱寺的决心很大嘛,哈哈。为了和狱寺好好相处,阿纲身后的位置看来不能让了。”山本武一本正经道。

“喂!你这家伙!”狱寺隼人跳起来。

“嘛嘛,狱寺,你难道想让外人每天都能看着阿纲的背影吗?”山本武,神情少见的严肃起来,“何况还是个可爱的女孩。”

狱寺隼人闻言,想了想,若是每天都能注视着十代目的背影,会关注他的举动是理所当然的事吧。发现十代目的好处只是早晚的事,若是因此喜欢上了十代目,十代目那么温柔,肯定不懂怎么拒绝女孩……

啊!啊!狱寺隼人抱住头,柔顺的银色头发被他苦恼地揉成一团。

“阿武真是的,明明是你和狱寺更受欢迎,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沢田纲吉看到狱寺隼人整个人变得丧气的样子,眉头微蹙,“阿武坐我的位置,我去后面坐吧。”

“十代目才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人!”狱寺隼人立马抬起头来,“不行!十十代目!请让属下来想想办法!”

沢田纲吉确认离第一节课还有十五分钟,看着狱寺隼人斗志高昂的模样不忍拒绝,妥协道:“好吧,上课前狱寺还没想到办法的话,阿武坐的我位置,我去后面坐好了。”

“属下一定会想出办法的!”狱寺隼人架起眼镜,单手托着下巴,皱眉沉思,“嗯……呃,嗯,有了!”他左手握拳敲击手心,“我想到了!”


结果等克莉丝汀阿奎莱拉来的时候,原本沢田纲吉和狱寺隼人的位置也换了人,她目光一扫,那三人都坐在最后。碍于守护者对她的态度,她无法做得更多。迎着周围过分狂热的目光,她头一次为自己的能力感到头疼。

直到上午的课全部结束,她都没有再提座位的事情。


正当山本武、沢田纲吉和狱寺隼人收拾完东西,提着便当出走廊时时,克莉丝汀阿奎莱拉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她脸上扬起了甜甜的笑容,神情恳切,声音里含着小小的羞怯,“阿喏,山本君,山中老师让我叫几个同学一起去搬教材,能不能拜托山本君和狱寺君一起去。”

“不能,十代目,我们走。”狱寺隼人是半点也不想搭理这个奇怪的转学生。

山本武同样笑呵呵地拒绝,“不好意思啊,同学,我昨天打棒球扭了手,就不去帮倒忙了。”

克莉丝汀阿奎莱拉捏着衣袖,贝齿轻咬着下唇,一副很苦恼的样子,“可是我和体育委小岛同学要来回好多次,教学楼离学生会好远。”

“同学很受欢迎啊,下课后不是有一群人围在你旁边,让他们帮你就好了。”山本武转向一脸不耐的狱寺隼人,“是吧,狱寺。”

“嗯嗯嗯。”狱寺隼人不耐烦地点点头,“所以我们可以走了吧!”

“可是大家都急匆匆去吃中饭了,教室里除了体育委小岛同学只剩山本君你们了啊。”克莉丝汀阿奎莱拉看向身后的教室,除了目露痴迷的小岛山健,其余的人竟然走了一干二净,她低头点着手指,“如果让老师知道我没有完成任务,下午教材又没有分发到同学们的手里,那要怎么办呀!”


沢田纲吉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但他生性温柔,向来无法对女生的请求坐视不理。加上面对克莉丝汀阿奎莱拉的紫眸时,不知为何生不出任何戒心。便道:“那个,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同学,我帮你一起去搬资料吧。”


“十代目!”

“阿纲。”


狱寺隼人和山本人本准备走人,没想到沢田纲吉会这样说。如果是别的同学也就罢了,偏偏是这个来历古怪的转学生,狱寺隼人挡在沢田纲吉身前,警惕地看向克莉丝汀阿奎莱拉。

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像是没发现狱寺隼人的戒备,笑得温柔而甜美,紫眸中溢满了关切,整个人似乎闪闪发光,“沢田君不是身体不好吗?教室到学生会来回要好一会儿,还要搬教材,沢田君的身体吃得消吗?”

“不用了,我和你去,三个人搬25人份教材应该够了吧!”狱寺隼人冷冷道。

“不!太谢谢狱寺君了!狱寺君能帮忙是在太好了!”克莉丝汀阿奎莱拉露出惊喜的神色。

狱寺隼人把便当塞给山本武,对沢田纲吉道:“十代目,你和棒球笨蛋先去老地方,我等会儿就来。”

 

“好。”沢田纲吉又看了眼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和山本武离开了教学楼。

“那,拜托你了,狱寺君。”克莉丝汀阿奎莱拉浑身都散发出快乐的气息,她对教室内的小岛山建招了招手,双手围成小喇叭,,“小岛同学,走了。”

“等等我,雪儿同学。”

狱寺隼人匆匆走在前面,即便他一言不发,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全程都围着他说得兴致勃勃,一点都不觉得尴尬。他看着她狂热的眼神,再对比她对沢田纲吉的态度,心里越发警惕。



等到沢田纲吉在天台坐下时,他才回想起刚刚谈话的细节,我这是怎么了,明明察觉到了不对劲,为什么还会这么做。

“阿纲,今天老爸特地做了加州卷和鳗鱼玉子寿司。”摊开藏青卷草纹的风吕敷,山本武,打开便当盒递给沢田纲吉,却发现他的手指扣在盒盖上,一动不动。

山本武放下便当盒,天空白云悠悠,风吹到脸上很舒服,他索性躺了下来,双手枕在后脑勺上,“阿纲,风很舒服,吹会儿风吧。”

沢田纲吉闭上眼,靠在水箱壁上感受着近日来难得的轻柔的风。

“呐,阿武……”

“我在,阿纲。”

“阿武,我刚刚是不是做了多余的事?”

“阿纲怎么会怎么想?”

他想说自己的反常,开口却问:“都是因为我,狱寺君才会和新同学一起搬教材的,他明明一点都不想去。”

“因为这个啊,阿纲别多想,狱寺是自己提出来的,和阿纲没有关系。”

楼梯口传来清晰的脚步声,铁门“嘭”的一声大开。

“哟!沢田。哟!极限的棒球山本武!恭喜你,又成为冠军!”

元气满分的嗓音响起,紧随而来的是狱寺隼人的声音。

“十代目,抱歉久等了。”

“了平大哥,狱寺君。”

“哈哈,侥幸而已,前辈。”

 

沢田纲吉看着狱寺隼人充满信赖的翠色眼眸,心里生出一股难以抹去的愧疚,“狱寺,对不起。”

“十代目这么突然是怎么了?!”狱寺隼人面对沢田纲吉的歉意,手足无措起来,他去看山本武,又去看笹川了平,两人正专心致志的讲话,根本没往这边看,也没有注意这边的意思。狱寺隼人对眼下的情况完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刚才,因为我的缘故才让狱寺和新同学跑了一趟,对不起。”

狱寺隼人没想到沢田纲吉会为这件事道歉,“十代目请不要自责了,如果属下放任十代目和来历不明的人出去,那才是属下的失职,属下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而已。”

“是这样吗?”

沢田纲吉回想起近几年所发生的事,是了,他周围所有需要长时间接触的人的背景都受过严苛的调查,像克莉丝汀阿奎莱拉这样一看就很特殊的女孩完全不符他所期待的正常的学生生涯,何况出现得那么突然,里包恩是绝对不会允许有身份不明的人出现在他周围。而狱寺君他们,也因为他接受了很多不为人知的训练。

就算狱寺君说得那么理所当然,但他却不能坦然接受。作为首领,他果然还是太任性太自私了。沢田纲吉感到嘴里一片苦涩,不过表面上像是打起了精神,“一直以来,多亏了狱寺君。”

“十代目放心,身为十代目的左右手,属下这点小事怎么可能做不好。”狱寺隼人盘腿坐改成了跪坐,双手按在膝头,全心全意地注视着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仿佛看到狱寺隼人身后,和发色一样的银色尾巴正疯狂的摇动。他软下眼神,心底的阴翳消散不少。

 

山本武转开目光,对笹川了平道:“前辈,我们吃便当吧。”

笹川了平向来粗神经,没发觉山本武跳过了一个话题,摸着肚子道:“肚子极限的饿了,沢田,狱寺,我们来吃便当吧。”

 

 

入夜,沢田宅。

“kufufufufu,不愧是 Arcobaleno, 彭格列被这种魅惑术影响了还那么悠哉。”

“输给了蠢纲的你,自信能力不如那个转学生吗?”

“我不过是担心彭格列的身体出现意外,哦呀, Arcobaleno,情绪波动很大。kufufufufu,真是意外的发现。 ”

“除了空头支票,六道骸,这些年你长进的也只有脸皮了。”

“kufufufufufu ,恼羞成怒了么,Arcobaleno。那么,ciao。”

窗上的幻影水波般散去,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Arrivederci。”

里包恩夹着香烟,烟气在眼前缭绕,直到烟灰快要灼到手指,才摁灭在烟灰缸里。他来到隔壁,过道黑漆漆的,只有月亮折进地板的光,在地上拓出一道人影。

他站了很久,久到门缝内漏出的灯光再度熄灭,都没有敲门。再牢固的密室他都能悄无声息地进入,何况这样一扇好无防备的门,但里包恩始终没有进去。

“这算什么。”他在心底冷笑一声。

地板上的光斑泛着淡蓝的光,干净的,空明的,什么影子都没有。


评论(1)
热度(44)

© …并没卵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