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27】【双|性】二重性|别 章五

章五


“Ciao,Hibari。”

“和我打一场。”

 

云雀恭弥扔掉外套,双手持拐直接攻向里包恩。

 

里包恩端着咖啡杯,避闪用枪挡住云雀恭弥的浮萍拐,云雀恭弥倾力而下,他收力不退,枪口直刺云雀恭弥下额。心情很糟糕呀,里包恩眼底闪过一丝兴味,“怎么?转学生没有给你惊喜?”

 

云雀恭弥一想到那故作姿态的脸上,看他的眼神就好像是早已内定的肉类,只差用何种方式去烹煮,让人作呕,“不过是一个连食草动物都不是的杂碎,下次一定咬死她!”他矮身前冲,猛地缩短距离,浮萍拐破空搅碎飘飞的树叶,以迅猛刚劲地力道由下袭向里包恩腰侧。

 

“看来她在你这里也吃了闭门羹。”里包恩闻着咖啡的香气,莓果和西柚的香气让人心情舒畅。他往左走了一步,挥枪若挥指挥棒,一击敲在云雀恭弥出拐的右腕。

 

云雀恭弥收势不及,左拐挺冲里包恩,他阴沉着脸色,“哼,肉食动物,收起你的漫不经心。”

 

里包恩品了一口咖啡,感受着舌尖弥漫丰富的莓子酸香风味,红土地加上特殊的咖啡豆处理法,肯尼亚的豆果然很特别,下次试试长萃好了,他一边想一边随意道,“太过小瞧那个转学生说不定会吃亏。”

 

“下作的手段,只有意志不坚的蚁蝼才会被魅惑。”

 

“蚁蝼数量一多,可是很令人烦躁。她对狱寺、你、了平不受她的影响,似乎感到非常的不悦。”

 

“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顶多迁怒而已。至于对象,我想你很清楚是谁?”

 

“草食动物?”

 

“是啊,阿纲可是接触你们的路上唯一的障碍。”

 

云雀恭弥勾唇一笑,他很少笑,笑得时候过分俊美的五官冷艳逼人,唯一一丝凤眼带出的女气都被眼底的嗜杀毫不留情地压了下去。很少有人见过他笑,因为见过他笑的人往往最后印象只有浮萍拐雪亮凌冽的光芒,和光芒下惊慌失措,避无可避的恐惧。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有人要倒霉了,里包恩偏过头,看似险险地避过脸侧的浮萍拐,鬓角卷起的鬓发都不曾颤动一下,直接道出最后的目的,“阿纲的身体你应该知道,让他每个月在你那待几天就好。”

 

“哦呀,你是确信我会答应了。”

 

似乎是想到什么,云雀恭弥神情满是不爽,他换了个站姿,脚下蓄力,再度向前挥出浮萍拐,里包恩肘击擦过右拐,右手插入左拐空隙,沿着对方手臂缠上,抓住一肩,左手狠厉出拳,一拳打在云雀恭弥的腹部。

云雀恭弥身形一僵,踉跄了两步才维持住站立的姿势。
 

“我是很贵的,你既然和我打了一场,收取费用是理所应当的事。看在阿纲的面上,监视转学生的事顺便就交给你了。”

里包恩收起枪,列恩变回来抖抖身体,自觉地爬上了帽檐,他往树荫后看了一眼,“云雀,我想你不会希望更多人知道阿纲身体的秘密吧。”

 

 树影斑驳,树叶打着转儿,飘落在成单的影子上。

云豆绕着云雀飞了两周,最后停在他的头顶,“Hibari!小动物!Hibari!小动物!”

 

 云雀恭弥手背擦过下额,刺痛的感觉,透过教学楼镜玻璃窗可见那处通红一片,他站了许久,身上的汗湿被风吹干才跃上树干,沿着窗台向外突起,翻进三楼窗内。

 

 “Kufufu,,真是让人不悦的男人。”不知是在说云雀恭弥,还是里包恩,树荫里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他捡起一片树叶往半空轻轻一抛,在阳光中化作蓝紫的蝴蝶,四散飞去。

“转学生么,Kufufufu,让亲爱的彭格列的身体出问题可是会让我很苦恼。”异色的眼眸暗沉下来,翻涌着不可言说的色彩。

放学铃准时打响,树下恢复了原有的安静。

 

 

 

 

“阿诺,笹川同学,”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双手交握,有些扭捏地站在笹川京子的课桌前。

 

“有什么事吗?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同学?”笹川京子收起书包准备去参加社团,教室里已经没有多余的人了,她有事才耽搁到现在。

 

“是这样的,笹川同学,我想询问笹川同学参加了什么社团?我想和笹川同学参加一样的社团,”克莉丝汀阿奎莱拉红着脸,越说越小声,仿佛非常害羞的样子,紫色的眸子越来越暗,看到笹川京子神情恍惚了一下,受挫了一天的自信心才略微挽回,“笹川同学,可以吗?”

 

笹川京子感到一阵眩晕袭来,她直觉是克莉丝汀阿奎莱拉有什么地方不对,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未来的记忆让她比同龄的女孩子更懂得察言观色,即便不擅长演戏,但温柔和善的性子很容易让人降低警惕,“我在家政社,如果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同学想要参加,在社团表上打勾交给班长就好。”

 

“真的吗?太好了,谢谢笹川同学。”克莉丝汀阿奎莱拉笑道,“总算有件好事了呢!”

 

“嗯?”

 

“我是说能和像笹川同学一个社团,真是太好了。”这样就能和笹川了平他们有个逐步的接触了吧,早上果然还是太心急了,克莉丝汀阿奎莱拉笑得越发甜美,“那我就先不打扰笹川同学了,再见。”

 

“再见,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同学。”笹川京子提着书包和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告别后,直接去了家政社。

 

 

“非剧情时间进入,攻略难度果然很大。”克莉丝汀阿奎莱拉一屁股坐在沢田纲吉的课桌上,双手环胸,手指绕着发带抱怨道:“不过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狱寺隼人不被我影响就算了,云雀恭弥看到我的能力竟然不会不想咬杀我,连笹川了平都不把我看在眼里。”她跳下课桌,踢了一脚桌脚,“系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宿主的魅惑技能对没有目标,内心空虚的人直接产生结果。心志不坚的人在宿主周围就会被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影响越明显。如果不受任何影响,就触发条件来看,不合适作为攻略目标。”电子音在空旷的教室里机械地响起。

 

 

“那怎么办!我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才不要无功而返!”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咬着指甲,在教室内几个来回,“如果沢田纲吉出现什么问题,是不是就会动摇守护者的意志,那我是不是就能乘虚而入了!”

 

“警告!沢田纲吉是7的三次方既定的继承人,在没有后继人选的情况下,擅动沢田纲吉,会导致这个世界崩溃。”

 

“系统,”只要知道条件,就有办法解决,克莉丝汀阿奎莱拉背过手,歪了一下头,声音轻柔甜腻,“你会帮我的吧。”

 

系统顿了一下,“全力为您服务。”

 

评论(12)
热度(56)

© …并没卵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