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27】【双|性】二重性|别 章三

 

 

章三

“似乎有什么有趣的东西来了哟~”

 

感受着两指间棉花糖的柔软与弹性,想起其中甜腻的味道,狐狸似的眼形眯起一弯细长的月牙,眼下深紫的纹路似乎都隐藏着笑意,白兰揉捏着棉花糖,等玩够了才一口卷进口腔中,连拇指和食指上沾染的糖粉都被舔尽,“正一酱~❤~似乎有好戏看了~”

 

闻言入江正一脸色发青,捂着肚子顺着桌脚滑跪到了地上。

 

沢田家再度热闹起来的时候,沢田纲吉恢复上学有两天了。

 

在早课结束的时候,中田主任介入一年六班的班会,他历来刻薄的脸色少见地委婉许多,“同学们,有位新同学即将加入一年六班,请大家用掌声欢迎。”

 

在班长小野丽子的带头下,全班都鼓起掌来。中田主任满意地点头,转身对门外道:“进来吧,雪儿·D·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同学。”

 

听到这个名字,教室里的学生一下子都兴奋起来,开始窃窃私语“是外国人吗?”“绝对是外国人吧!哪有日本人叫这样的名字。”“肯定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说不定是辣妹啦!”“不是说外国人身材超棒嘛!”“笨蛋,也有可能是公主一样的人物。”“啊!好幸福,我们班已经有了大和抚子一样温柔的笹川京子,还要再来一位高贵的雪儿公主,梦境一样的美好。”

 

 

“一群笨蛋。”狱寺隼人转着手里的笔,百无聊赖地收回视线,目光触及隔壁桌的沢田纲吉不由有些担忧,“十代目,身体没事吗?”

 

 

沢田纲吉克制着自己尽量忽略小腹的不适,对狱寺隼人浅笑,“没事,狱寺君,只是昨晚没睡好而已。”

 

“可是,十代目”狱寺隼人担忧地看着沢田纲吉,想说沢田纲吉的脸色很苍白,话还没出口,就被打断了。

 

“真的没事,狱寺君,新同学进来了。”沢田纲吉坐正身子,不想多说自己身体的样子。

 

 

教室门被推开,教室内一下子静得针落可闻,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是一个体型娇小,看起来冷若冰霜的女孩子。她在门口先看了一眼沢田纲吉才跨入教室,“哒、哒、哒……”走上讲台时,不管是中田主任,还是山中老师都露出梦幻的表情向两边退开,直到鞋跟敲击地板的声音停下,所有人才如梦初醒。

 

“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同学,请自我介绍一下吧。”向来严厉的山中老师竟然没有注意到少女并没有换上室内鞋,说话更是用上了敬词。

 

 

“我是雪儿·D·克莉丝汀阿奎莱拉,请多多指教。”说完后,克莉丝汀阿奎莱拉环顾着教室,看到狱寺隼人时浅紫的眼眸像是被那头银发镀上一层金属的色泽,露出势在必得的眼神,她伸手一指,对上沢田纲吉,以命令的口吻说道:“山中老师,我可以坐那里吧!”虽然话是对山中老师说的,目光却一直以一种迫人的眼神看着沢田纲吉。

“当然可以,雪儿同学。”山中老师满口答应,根本就没有把沢田纲吉看在眼里,没有说接下来沢田纲吉要坐在什么位置。

 

 

沢田纲吉愣了一下,就安静地把书本收起来,打算坐到后排的空位上。

 

狱寺看到沢田纲吉真的开始整理东西急了,又怒于克莉丝汀阿奎莱拉的态度,立刻跳起来,“你这死女人,谁准你对十代目这么说话的!!!”说着,他瞬间掏出炸弹就要向讲台上仍去。

 

周围原本陷入梦幻氛围的同学一下子回过神来,纷纷开口指责狱寺隼人,“你这家伙,雪儿公主要坐废柴纲的位子是他的荣幸。”“就是就是!如果雪儿公主要坐我的位置,我死也愿意!”“我都怀疑我已经死了,有雪儿公主在的地方就是天堂。”“呸呸呸,雪儿公主才不会死!”

 

“你们!”狱寺隼人真不明白为什么全班都突然改了风向一样,竟然还说出了‘废柴纲’这个已经鲜有人提的绰号了,真是越想越火大。

 

“狱寺君,”沢田纲吉按住狱寺隼人的手摇摇头,“我坐到后面去就好,不要让女孩子为难。”

 

狱寺隼人感到沢田纲吉温暖干燥的手按到他的手背上时,狱寺隼人就像被蜂蛰了一下,惊得松开了手里的炸弹,红着脸呐呐,“既然十代目这样说了,那属下也坐到后面去好了。”说着,一股脑地将桌上的东西收到抽屉里,抓住两侧的桌板轻而易举地将桌子抬了起来,打算往后搬。

 

克莉丝汀阿奎莱拉看到狱寺隼人的反映心中闪过不可置信,随着两个人的互动让她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她挂起一个楚楚可怜的表情,红着眼眶,放软声音道:“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让隼人君那么讨厌我。”

 

一旁的山中老师见她要哭不哭的模样,温言温语地安慰道:“雪儿同学没有做错任何事,不要为此自责。”田中主任恶狠狠地瞪向狱寺隼人,语气不善道:“狱寺同学,我记得你是直接从并盛国中升入并盛学院的吧,怎么还是记不住校规,戴着首饰来上课。”

 

“你!”狱寺隼人是在按耐不住心头的火气,连云雀恭弥那家伙都不再管自己,没想到这个平时对学生视而不见,自视甚高的糟老头突然管起闲事来了。

 

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心下暗笑,双手交握在胸前,抬头看向田中主任,紫眸水光莹莹,“算了,田中老师,请不要为我浪费时间,下节课快开始了。我坐泽田同学后面那个空位就好。”

 

 

 

“所以这就是山本的位置被占了的缘故?”里包恩把玩着手枪,虽然并盛是云雀的地盘,但任何风吹草动都躲不过他的眼睛,今天既然来了这样的转学生,事先他们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看来需要好好调查一番。

“蠢纲,别放过多的精力在那些蠢货上。”里包恩用枪口推了一下帽檐,身形隐匿在天台水箱的阴影里。

 “里包恩极限的厉害!”笹川了平努力把嘴里鼓鼓囊囊的食物咽下去,感慨道,又想起棒球同样极限厉害的山本,问:“山本极限地去打棒球赛,沢田告诉他换位子的事了没有?”

 

“还没有,不过武明天下午就会返校。”沢田纲吉咬了半口玉子烧,就不太想吃了。

 

“但是真的很奇怪,那个什么克里斯蒂还是克里斯多夫的一来,全班的人都变得很奇怪。”狱寺隼人恶狠狠地咬下一大口面包,“最可恶的事,她竟敢妄想十代目的位置!果然还是应该把她炸飞。”

 

“啊!沢田,狱寺,你们说的那个极限惹人厌的人是那个人吗?”笹川了平用筷子指着操场另一头树荫下的人群,最中间的人哪怕远隔千米都异常显眼的湖水绿的头发,在风中飘动,湖蓝、浅绿,在光折射中幻化出渐变的色彩。

 

“就是她,像变色龙一样,”狱寺隼人瞟了眼操场躁动的人群,眉头不耐地拧起,“一群笨蛋!”

 

沢田纲吉没有说话,他的小腹隐隐下坠,阵痛袭来,他脸色苍白得可怕,虚汗在逛街的额头聚集,只想找个地方小睡。

 

狱寺隼人刚想同沢田纲吉说什么,就被那虚弱的样子惊到,“十代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下午没有办法上课了,狱寺君帮我请个假可以吗?”沢田纲吉握着狱寺隼人的手臂,只一会儿功夫,整个人因虚汗像水里捞出来一样。

 

一旁的笹川了平放下筷子,担忧道:“沢田这样子,一个人极限地没有办法回家吧。我去找云雀说一声,狱寺送泽田回家吧。”

 

“拜托你了,笹川。”说着,狱寺隼人在沢田纲吉面前背过身蹲下,“十代目,请上来。”

 

沢田纲吉犹豫了一下,身体的不适确实无法坚持到家,可让狱寺一路背回去他无法接受。

 

“没关系的,十代目,我知道学校里有条小路,不会让人看到十代目虚弱的样子。”狱寺隼人扭过头,对上沢田纲吉的视线,“属下的机车也停在那里,不用担心,十代目。”

 

沢田纲吉不着痕迹地避开了狱寺隼人的目光,轻声道:“那,拜托你了,狱寺君。”

 

“书包等放学了我让京子给你们送去。”

 

“好的,谢谢大哥。”

评论(6)
热度(59)

© …并没卵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