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越】旁边是谁 章三

注:百度词条中的越前家的人物关系是龙雅龙马和菜菜子是表姐弟,而且菜菜子的个人词条里分别有越前和龙崎这两个姓氏,鉴于后文设定需要,越前龙雅、越前龙马和越前菜菜子在本文中是堂姐弟关系,也就是越前南次郎兄弟的孩子,而非龙马母亲一方的亲属。

PS:这章在草稿箱呆了半年,还是不太满意。



公寓的管理员松本太太曾是榊太郎常年驻家的保姆,因年岁渐老,无法支持更多的体力工作,才到公寓来做管理员。公寓是榊太郎私人名下,向来不对外租,只有他自己的学生需求,才会提供便利。然而有时一年都不会来两个学生,偌大的公寓,只有松本太太一人,实在非常清闲。


五天前,公寓里突然搬来一个漂亮的孩子,看上去不大说话,脸色也很苍白。就算没有榊太郎特意提醒,松本太太也不由对这个叫越前龙马的孩子多上了几分心思。


 当越前龙马抱着衣物来到洗衣房时,松本太太就提着手袋坐在洗衣房门口的长椅上陪他打发时间。她一边用棒针打着毛线一边和越前龙马聊天。多数时候都是松本太太在讲些有趣的事情,而越前龙马坐在一旁听她说话。

 

“越前君,恕我冒昧地问一句,你为什么不直接住到榊先生的家中去,你父亲请他在日本照顾你,住在一起不是更方便吗?”松本太太灵活的手指穿针勾线,手袋里灰色的线团随着她的动作一圈圈滚得飞快。

 

越前龙马捧着松本太太为他冲泡的葡萄味的水果茶,温热的水汽朦胧了的视线,暖洋洋的阳光烘得他侧影懒洋洋的,嘴唇有些发干,他吹散杯面升腾的热气,小口小口地喝着茶,浓郁的葡萄味弥漫在嘴里,心情明朗起来,听到松本太太的问话也没有不满,“老爸原本是这样打算的,不过榊先生原先就计划要去欧洲一段时间,所以就让我住到这里来了。”

 

“说起来,也确实快到榊先生每年去参加古典音乐研讨会的时候了,先生可是个高雅的人。”松本太太停下手里的活儿,感叹了一句,看着身边猫儿一样的男孩又和蔼的笑说:“不过越前君住在这里也好,以往我还在榊邸工作时,榊先生最喜欢法国菜,几乎每天都要准备,很少会有吃和食的时候。”

 

越前龙马难以想象每天面对法国菜会是什么样的,以前住在美国的时候,菜菜子堂姐就非常擅长做日本料理。现在照料自己的松本太太做的传统料理也非常美味,越前龙马想起早上的茶碗蒸,认真道:“松本阿姨的手艺很好。”

 

松本太太闻言高兴起来,开始是听从榊先生的吩咐照顾这孩子的起居,但几日下来,她是真心喜爱越前龙马,“越前君喜欢就好。那晚上做虾烧饼好吗?你喜欢梅子口味还是泡菜口味?”

 

梅和泡菜,两种都是他喜欢的口味,实在难以抉择。越前龙马思来想去,秀气的眉毛纠在一起,露出一丝为难来。

 

松本太太看到越前龙马纠结的脸色,抿嘴浅笑,“要不梅和泡菜都做一些?”

 

越前龙马眨了眨眼睛,“可以吗?”

 

“可以啊,越前君。”一番闲聊下来,松本太太见越前龙马精神还不错,就稍稍放下了心。

 

 

手机提示音响时,越前龙马正在看网球周刊。他翻开手机,来电提醒是榊太郎,打开短信,上面附着一句简短的话:‘越前君,明天八点,我送你去青学报到。’


上学一事越前龙马没有意外,他回了一条感谢信后,坐在地毯上靠着沙发边继续翻看网球周刊,好几家体育媒体都在臆测他受伤的严重程度和受伤原由,又把过去几年里的賽绩旧事重提,并预言他无法再打网球。就算回到球场,被伤病拖累会是唯一的结果。其中一本权威网球杂志的文章让他心惊,该篇文章的标题是‘少年武士将何去何从’,其中有一段他的教练的发言。他知道如果没有经过老爸的同意,教练是不会接受采访的。

 

然而这些都无关紧要,他知道他会重返球场。

可伴随失忆而来的短暂性定向性障碍是不争的事实,这种症状只会在伤者头部受到激烈的撞击才会产生。


询问老头,老头是满脸不耐,母亲和菜菜子又总是用一种他不懂的眼神看他。


越前龙马一时心烦意乱,他开始不断回想前两年打球的样子,越是用力回想,脑海越是混沌一片,不管怎么回忆,他就是想不起来三年来的一星半点,询问老爸,得到的仅是三年来的所参加的网球赛事。打开手机,就只有家人和教练的号码,查询邮箱却因为密码错误无法登入,连注册邮箱的手机号码都变更过。醒来后发生的一切都那么的不对劲,但他就是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记忆缺失的不安感伴随头脑突突的肿胀感再度席卷而来。

 

昨夜看到真田弦一郎穿上那件夹克时的心悸又冒了出来,一个幻影从意识深处出现,表情模糊在阴影里,唯有一双金色的眼睛亮得惊人,含着笑意,遥遥在远处看着他,似乎在传递什么信息。越前龙马感到头脑的肿胀变成了胀痛,眩晕和呕吐感不断积压在体内,他用力甩了甩头,试图把幻影甩出脑海,除了加剧眩晕没有其他作用。他开始试图判断自己身在何方,然而目光所及处都是陌生的。

 

他抓住茶几的边缘试图站起来,却失手打翻了茶几上的玻璃杯,杯里的温水一下子倾倒出来,正在挠桌脚玩的卡鲁宾察觉到什么,灵敏地跃上越前龙马的肩膀,他没站稳,直接摔进了沙发里,这一下冲撞让他几乎吐了出来。越前龙马仰躺了许久才缓过来,他抱着卡鲁宾翻身面向沙发靠背蜷缩起身体,用手覆住了双眼。

 

“卡鲁宾……”


卡鲁宾蹲从他胳膊下探出头,不解地叫了一声,“喵?”


越前龙马把脸埋进卡鲁宾柔软温暖的皮毛里蹭了蹭,卡鲁宾眯了眯眼,伸出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小主人的手。


榊太郎来接越前龙马的时候,松本太太正在给花园的花浇水,她看到榊太郎来了,就放下手冢的铜壶,双手用别在后腰的纱巾擦净,才迎了上去,“榊先生,早上好。”


“早上好,松本夫人。”榊太郎朝松本夫人点头示意,一路向里走去,“这两天越前君还好吗?”

 

松本太太跟在后面,“昨天白天倒是不错,但到晚餐时,越前君精神似乎有些不济,这样的状态去上学真的没问题吗?”

 

榊太郎停下脚步,“学校里打过招呼了,这两天我送他上下学,过两天柴田会负责接送越前君。”

 

“唉,也不知道越前先生是怎么想的,让刚受了伤,不记得事情的孩子一个人来日本,还没个熟人照料。”松本太太对素未蒙面的越前先生满是责备。

 

榊太郎没有接话,廊下开着繁复重瓣的玫瑰,柔和的杏色和奶油色拥满花枝,浓浓的没药香中参杂着淡淡的柑橘香味,让人身心放松,“Wollerton Old Hall,沃尔顿老庄园,你把它照顾得很好。”

 

“前天下了一场雨,本以为花都落了一地,不想今早起来这花倒是开得更盛了。”松田太太轻轻抚过一朵盛开仍是环状包圆的花朵。

 

 

“他父亲或许就是这样想的。”榊太郎收回视线。

 

松本太太楞了一下,轻声道:“也未免太严厉了些......”

 

回答她的是玫瑰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叶子,庭院里安静下来。

 

 

 


评论(4)
热度(37)

© …并没卵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