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越】旁边是谁 章一

注意阅读避雷事项


1.时间背景在高中时期\龙马失忆\含翻车恋人梗\剧情无相关

2.无强迫性X行为\无汤姆苏体质

3.CP已定真田越\双越\德越\其他含单箭头→越

4.小学生文笔\人物OOC



【网王只看过动画,且本人出坑多年,此文为魔都网舞台产物。】



“三年二班手冢国光报道。”

“请进。”

教务科主任山中田野从办公桌上抬起头来,招呼学生会长手冢国光上前来,“手冢君,叫你来是有件事需要你去做。”
“您请说,主任。”手冢国光在办公桌前等待指示。
山中田野拿出一份档案递给手冢国光,“本来接待转学生的事情让执行委员长去做就好,但是这次的转学生有点特别,你先看看资料再说。”
手冢国光翻开资料,眼镜后的眼神一凝,档案第一页右上方,照片里是一张熟悉的脸,扫过熟悉的姓名年龄,略到个人简介,曾获六次美国青少年网球赛冠军,一次U—17W团体赛亚军,以及后面一连串的网球赛获奖情况。
“这孩子在网球上非常有天赋不是吗?”山中井野笑笑,“说起来,他以前还是你的部员,一起取得了全国大赛冠军。兜兜转转,说不定手冢君又会是这孩子的部长呐!”
“越前确实潜力无限,”档案里除了填写完整的常规资料,入学原因和动机写得很官方,看不出本人的态度,手冢国光合上档案,“如果只是相识,主任并不会让我来吧!”
“按理说,以这孩子的天赋,留在美国是最好的选择,听他的父亲说原本是打算参加今年的NEC世界杯大赛的,但是上星期因为一场意外导致失忆和短暂性定向力障碍,短时间是不能打网球了,至少在完全康复前不能参与剧烈运动了。”说着,山中田野略带惋惜地感叹了一声。

手冢国光却被这个消息震惊了,虽然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但内心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自从上个月末电话联系过外,就只是在网球周刊上关注着越前龙马的动向,原本听说担任“明日之星”青少年网球发展项目的国际总教练杰夫·贝勒普,主动对越前龙马发出邀请的欣喜之情,在听到对方失忆的一瞬间都变成了深深的忧虑和担心,手冢国光不经意间皱起了眉头。

“手冢君还有什么疑问吗?”山中田野敲了敲桌面。

手冢国光回过神来,眼中多了一份凝重,却像多数时候一样回答,“没有。”

离开了教务科,少见的,手冢国光边走边想着事情。一方面是对越前龙马因意外所造成的结果而担忧,一方面想到在不久之后,对方又作为学弟出现在他的周围,心跳不禁微微忐忑。
上一次见面是两年前参加U—17W的事了,异国他乡,从队友变成了对手,天作弄般,他为德国队效命,越前则去了美国队。听日本队的队友说着集训里的事情,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找到私下谈话的时间,反倒来后在电话里联络自然许多。
手冢国光回到学生会,不二周助挂着相机坐在朝南的窗台上,身后是阳光明媚,晚樱绚烂,被经过的和风一并卷入室内,不二周助随手拂来一朵樱花,绯红的颜色在他手心开得妩媚,“京都看花天,/群集九万九千。”不二抛开落花,转头对手中笑了笑,“呐,手冢,你知道我每次看到入学时的樱花会想到谁吗?”

越前龙马的影子自然浮现在脑海里,手冢国光拿档案的手一顿,这个细节完全出乎不二周助的预料,他意识到就在刚才发生了什么,能够牵动手冢国光情绪的事情。不二周助转过头来,“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越前,”手冢国光垂下眼睑,盯着虚空中某一点,混乱的记忆和情感在头脑里翻腾踊跃,他闭了闭眼,推了下鼻梁上的镜架,试图用往常的语气说完接下来的话,“回日本了。”

“回日本?”不二周助愣了一下,睁开冰蓝色的双眼,“可是越前不是接受了贝勒普教练这周去他的私人网球俱乐部吗?这个月的网球杂志都提到了这件事。”

“这个邀约短时间内恐怕都不会实现了。”手冢国光难得的语气复杂,一种陌生的疲累随着话语落下而涌起。

手冢国光接连反常的态度提高了不二周助的警惕,他定定地打量着对方,他确定手冢国光情绪不对劲是从去了教务科,到回到学生会办公室之间产生的,唯一的原因就是中田主任吩咐了什么事情,至于这件事的根本原因,不二周助目光跟着落到了手冢国光带来的档案夹上。

“从教务科回来后你就有点反常,现在又做出这样的推论,刚才主任和你谈的事情是和越前有关吗?”

手冢国光转身靠在办公桌前,双手环胸,脑海里泥泞不堪,根本理不出头绪。他很清楚异样的情绪来源于何,却并不想承认。往日唯有在孤身一人时,才会放任自我沉溺其中。眼下这些回忆却一股脑地涌现出来,沉甸甸地压迫在心头,焦急越烧越旺,仅剩的理智已如绷满如月的弓弦,须臾在发。各种联想连篇而来,种种预测更是雪上加霜。

“手冢。”
不二按上手冢国光的肩头,打断了对方的思绪,“如果只是越前回青学上学这件事,你不会作出现在的反应。到底越前发生了什么,让你如此焦虑?”

手冢国光左手反撑在桌沿边上,右手按在左臂上,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不二,你还记得我们在国中部的最后一年吗?”

“怎么可能不记得,越前就是那年转入青学的,后来一路进军关东大会,到全国大赛,发生了太多事情。”不二周助同样靠在桌边,握着手里的相机浅笑道。

“说的也是。”手冢国光想起当时的岁月,紧张的精神微微放松下来,“其实我很感激越前在那个时候转入青学,虽然当时我们心里都有数,一旦毕业,接任网球部的只会是二年级生的海棠和桃城,但越前的出现却是振奋了整个网球部,就算我们不在了,后继者依旧会奋起直追。”

“大家都相当重视手冢你,我想就算是现在,当初的心情仍是不会改变的。”不二周助露出一丝怀念,“我也是,我想越前也是如此。毕竟你想赋予越前的,不仅仅是青学支柱的传承,那份心情,他即使不懂,但一定会感觉到的。”

“我知道。”手冢国光重复了一遍,“我知道,遇到越前是我的幸运。”

“手冢。”不二周助放下相机,扭头看向手冢国光,“越前的出现同样是我的幸运,我想这份幸运会一直保留下去。”

手冢国光柔和了神色,与其在原地惴惴不安,不如想办法去解决难题。

“现在能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吧?”不二周助伸手按在了档案夹上。

东京的街头川流不息,人潮如织。
真田弦一郎搭车从神奈川来,甫一出车站,喧嚣的声音就从四面八方传来。他皱了皱眉,至今对过于热闹的地方适应不能。抬手看了眼时间,发现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距离约定地点中途有一家网球器具专营店,便决定先去那里探探店,看看有没有最近非常火的一款网球拍手胶,那种手胶在神奈川卖断货很久了,预定也要两三个月。

天色晦暗,空气中异常粘滞,带着潮气的冷风迎面而来,无孔不入地从衣衫的缝隙间钻入,冻得人裸露在外的部分冰凉。不少衣着单薄的女性都缩着脖子,快步擦肩而过。就连男性也有双手兜在插袋里,偻着背匆匆走过。

真田弦一郎拒绝了左一张右一张的宣传单,径直走向街对面的网球器具专营店。

“欢迎光临。”
“你好,请问店里有wilson pro overgirp 手胶吗?”
“有,往里走最右边的架子上,我记得还有三到四卷。”
“谢谢。”
真田弦一郎在店铺靠右最里的架子上果然找了wilson pro overgirp的手胶,1646日元的价格对于一款手胶来说并不便宜,但就打比赛时用,这个价格真田弦一郎是能够接受的,而且他确实想要这款胶带很久了,就在货架上取了一卷,路过转角时又拿了一对腕带,之前的腕带使用太久,已经不是很服帖了。

他拿着东西准备结账,前面有两个人在排队。真田弦一郎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过去了十二分钟,他收回视线,余光不经意的瞟到橱窗外某个身影,瞳孔一缩,往前走了一步,试图看得更清楚,不想撞上了前面人的后背。

男人猛地扭过头来,瞪着眼喊,“喂!”

“抱歉。”真田弦一郎回过神来,道了声歉。

男人不依不挠地囔囔道:“一句抱歉就想了事吗?!那也太容易了!你让我撞下试试!”

真田弦一郎保持着沉稳的神色,冷静地回问了一句,“那你想怎么样?”

店长见状怕惹来麻烦,就出言对男人道:“这位客人,可以结账了。”

不知是因为真田弦一郎看起来太过镇定,还是别的原因,男人嘀嘀咕咕地骂了几句,结了账。等真田弦一郎出店后,刚看到的人影早已消失不见,好像只是个错眼罢了。

此时天空飘起濛濛细雨,街上三三两两地出现伞花,蓝紫青黄,五颜六色,开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

真田弦一郎坐在预约的咖啡馆里,心里想着那个人影,回想了半天,还是不觉得自己看错了眼。

“真田君?”对座的麻生慧理轻轻唤道。

“怎么了?”真田弦一郎看了她一眼。

麻生慧理腼腆地笑了一下,“事情已经商量好了,真田君有事的话不妨先走。”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失礼了。”真田弦一郎起身对麻生慧理点了点头。

尽管是以有事的借口出来,余下的时间真田弦一郎并没有安排其他事宜。他打着伞,站在分流灯旁,路上的行人少了不少,一下子清静许多,像回到神奈川的街道旁。红灯闪烁,绿灯昭昭,他不疾不徐地走过斑马线,在街头的转角停下,继续等待着指示灯的变化。

突然,隔着朦胧的雨幕,那道人影再次出现在眼前。

少年抱着包站在甜品店的雨棚下避雨,橱窗里暖色的灯光从背后为他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和记忆里全然不同的样子。看上去比U—17集训的时候似乎更加迷惘,像一头青涩的羔羊脱离了母羊的庇护,流落在荒芜的夹缝里,遥望遥远的星和月,连叫唤的声音也无,本能地勾起人的惜爱之情。

真田弦一郎不知道自己怀揣着什么样的心情快步走到对方的面前,尚未站定,招呼就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越前,好久不见。”

听到突如其来的问候,越前龙马左右看了看,发现周围没有别人,才确信眼前的人是在和自己打招呼,琥珀色的眼眸清澈明亮,明镜般照映出真田弦一郎部分绷紧的脸,迟疑地问道:“那个,我认识你吗?”

评论(9)
热度(46)

© …并没卵用 | Powered by LOFTER